勇氣
主題發表人:Sun 發表日期:2004-07-24 23:20:09
《社會觀察》
潘怡寧:垂死之家的微笑天使
作者:林芝安  2004,6,1/第300期
一九七六年生,牡羊座。「垂死之家」志工。兩年前,毅然放下外商公司的工
作,潘怡寧飄洋過海當志工。在印度垂死之家裡,她曾是唯一的台灣人,從不
敢處理穢物到成為修女最信任的志工,她說,「我在窮人身上,看到最大的富
有。」


 多年投身原住民部落社區工作,黝黑臉龐常掛著笑容,潘怡寧說起話來有條
不紊,言談間總不離夢想、海外服務、為中輟生造屋等等,幾乎嗅不到這年紀
該有的青春綺語或流行話題,言行顯得比一般年輕人早熟。

 潘怡寧成長路程坎坷,被迫提早獨立生活,某種難以言說的家庭匱乏使她渴
望透過追求內我成長,讓生命朝向完整。兩年前,二十六歲的潘怡寧做了很不
一樣的選擇,她放棄外商公司工作,遠飛印度「垂死之家」當志工,這是德蕾
莎修女生前創辦,專門收容病危街民的收容中心,一待就是三個月。

 夾雜在歐美日韓各國志工之間,在「垂死之家」潘怡寧是唯一的台灣人,看
著他國志工前仆後繼加入,「我們也是有能力啊,為什麼看不到台灣人?」潘
怡寧握拳跺腳,恨不得所有人聽到她的呼喊。

 回台灣後,她旋即找朋友合力設計網頁,將此行所見所感和相關資料全丟到
網路,希望號召年輕人過去。去年秋天,來自各行各業年輕人競相報名,經過
兩階段挑選、行前訓練,首批十人服務團成行,在垂死之家受到的生命震撼,
年輕團員們開始思考自己的生命價值,懂得珍惜一切並改善家人關係。他們受
邀到各地演講,經媒體披露後,湧入近百通詢問電話,從七十高齡退休老人、
資深護理師、醫學院學生到十多歲高中生,紛紛表示意願。

 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至今已陸續帶領三批團員去印度,潘怡寧和好友們進
而成立國際志工協會,全力推廣海外服務工作理念。如今,台灣人在「垂死之
家」,已不再屬少數。

 因家庭因素,潘怡寧十四歲就離家出走,在朋友、親戚幫助下長大,商專畢
業後插班考上東吳大學社會系,大二時因為經濟困頓,即使成績名列前茅,仍
被迫中斷學業。

人生沒有公式 富人也進垂死之家
 潘怡寧常說自己能活到現在,得到太多外人幫助。她心存感念,找機會回饋
社會。念商專時,在一次無意間看到穿著破爛衣服、無家可歸的難民小孩報
導,觸動了潘怡寧心弦,她跑去報名柬埔寨難民服務工作。「那要簽約一年,
而且我英文不行,沒被錄取,」出國服務不成,卻使毅力過人的潘怡寧下決心
學好英文。

 沒錢補英文,乾脆結交外國朋友,她內心盤算各種可能性。那時有許多外國
工程師參與花蓮火力發電廠工程,潘怡寧在花蓮街頭觀察多日,發現外國人經
常在一家早餐店吃飯聊天。「此時不做,更待何時?」她鼓起勇氣趨前,支吾
半天表示想從事海外服務工作,得學好英文,可是沒錢。沒想到,這群陌生老
外相當讚許,遂介紹一位想學中文的老外跟她交換學習。

 有多大的動力就產生多大的衝勁,潘怡寧為了更快提升外語能力,毛遂自薦
到外商公司當英文秘書,把學習的門檻再往上拉高。

 七個月後,不經意讀到李家同「讓高牆倒下吧」一文,提到加爾各答的小男
孩在路旁舀水溝污水喝,垂死之家有許多病患需要人手照顧,「我應該可以做
點什麼,」讀後淚流滿面的潘怡寧心想。她毅然辭掉工作,帶著少許積蓄和蒐
集來的貧瘠資訊,勇闖印度垂死之家。

 這是她第一次自助旅行,說不害怕是騙人的,「可是我內在的動機很強,」
好強不服輸的潘怡寧一路遭逢各種心理障礙與文化衝擊,依然自信鎮定。一抵
加爾各答,她看到馬路上到處躺著遊民,瘦乾扁的小孩果然如十多年前李家同
描述,依然舀水溝污水來喝,衣衫襤褸的乞者,在地上爬行的殘障者,一幕幕
場景,「好像在作夢,卻又如此真實。」在垂死之家工作,生平第一次接觸又
黑又枯瘦的孱弱老人,清理病人身上、床上的嘔吐、排泄等穢物,潘怡寧坦言
自己,「很害怕,不敢碰。」

 在照料病人的過程,同時也照見自己的脆弱與限制。潘怡寧接受自己的侷
限,轉而去洗衣、洗碗盤,逐步適應。她每天觀察志工與病人的互動,她發現
歐美志工特別會安撫病人,語言不通也不成阻礙。有個馬來西亞志工經常主動
清理病人排泄物,竟然還面帶微笑,她不解地問,如何能做到?「我就是喜歡
清理他們,處在乾淨的狀態,會比較舒服吧。」

 一幕幕畫面讓潘怡寧感動,學著體會病人感受,心情也由害怕轉為願意嘗
試,餵食、清理污穢物到高難度的洗澡。

 經過三、四星期自我摸索,潘怡寧的情緒從不安轉為愉悅。她能透過眼神與
肢體語言安撫病人,抱病人去洗澡時,知道哪個角度最容易洗,不會弄痛傷
口。

真正的貧窮在內心 不是物質
 垂死之家設備簡陋,沒有任何復健器材,為了鼓勵需要復健的病人起身動
動,她與一位愛爾蘭志工在病床旁跳愛爾蘭舞。受到歡樂氣氛薰染,病人害羞
地緩緩伸出一隻腳,跟著音樂擺動,「大家都笑開了,不再是一張張愁容。」

 就這樣,她成了修女最信任的志工,只要有新來的病人,修女總是找她負
責。

 在垂死之家工作久了,潘怡寧對生命價值有了不同的體悟,她發現人生沒有
公式,X加Y不一定等於Z,許多想法在這裡被徹底翻轉。她觀察,有些病人家庭
環境富裕,卻遭家人遺棄,所以,「並不是只有窮苦的人才被送到這兒。」她
認識一名來自斯洛維尼亞的年輕志工,該國一年平均所得約僅一萬元台幣,她
為了來印度當志工,休學兩年在麥當勞打工存錢,已經來第三次了,每次都待
好幾個月。

 「這完全顛覆台灣的主流價值觀,以為只有很多錢才能做些什麼,」潘怡寧
略顯激動說,看到這些來自較貧窮的歐洲國家年輕志工,才明白,並不是只有
富人才有能力幫助別人。在印度,每天接觸貧窮、疾病與髒亂的底層生活,種
種經歷不斷在內心產生撞擊。潘怡寧經常獨自走在加爾各答街上,反思台灣社
會問題。她認識一位全身七○%燒傷,隻身在街頭行乞的婦女,有一次她要帶婦
人去垂死之家換藥,婦人指指樹下,有個人骨折了,希望也能帶他去看病。

 潘怡寧低頭片刻,彷彿陷入沉思後表示,很多乞者一天也許只有一點點食物
可吃,卻仍樂於跟別人分享,小朋友沒衣服穿,光著屁股在街上跑,帶著熱情
笑容,從家門口衝出來跟你握手。「他們在貧窮的環境也能找到自己的快樂,
我們富裕,卻經常不快樂,不知道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她自析,此行最大的衝擊與感受是,「人真正的貧窮在內心,不是物質,因
為我在窮人身上,看到最大的富有。」

 還沒去印度之前,潘怡寧就像許多台灣年輕人,理所當然以為人生就是線性
發展,求學、工作、存錢、結婚、生子、退休直到老去。在垂死之家結識各國
志工,她赫然發現,原來生活方式可以如此多元。「聽各國志工說故事,是我
很快樂的泉源。」

堅持夢想 打造台灣「垂死之家」
 她的愛爾蘭好友海蓮娜,兩年多前離開家鄉,邊打工邊旅遊,展開自我心靈
之旅,足跡遍及非洲、澳洲、內蒙古到東南亞各國,最後從泰國進入印度。因
為與病人親近的熱情超越了旅行,她愛上了加爾各答,兩年多的流浪生涯在垂
死之家畫上休止符。

 另一位荷蘭好友,四十多歲,從事靈療工作,她的生活就是到世界各國當志
工。還有個女志工二十七歲,從十七歲開始自助旅行長達十年,兩度來到印度
工作。不分種族、宗教,許多人不遠千里來此服務,盤纏用盡後再回母國。這
種勇敢踏出制式框架,累積人生閱歷,用「腳」寫出一篇篇動人的生命故事,
帶給潘怡寧甚多啟發,敢於作夢。

 未來,她想在東部半山腰上為中輟生蓋一個家,取名Our Home,讓內心受了
傷或無家可歸的青少年有溫暖的棲身處。「我在成長過程中經歷太多挫折,可
是我從不放棄自己,」潘怡寧自承來自一個永遠給孩子挫折、否定與傷害的家
庭,如今雖已走過傷痛,但是,「對溫暖家庭的渴望是一輩子的。」

 從印度回來後,潘怡寧隨即在花蓮老人養護所從事安養照護工作,經常到山
區部落尋覓獨居、貧病或無家可歸的老人,性質與垂死之家很接近,她打算將
甫運作半年多的養護所打造為「台灣第一個垂死之家」。

 從垂死之家帶回的衝擊持續發酵,潘怡寧正努力實現德蕾莎修女生前用意:
從這裡開始,學習付出與愛,然後回到妳的國家,將愛繼續傳遞下去。






1 篇回應:moomin 發表日期:2004-07-25 11:30:29
這世上有很多女人,她們的勇氣與堅強的毅力讓人佩服~
阿寶是,這女子也是~
都在我們心中播下善的種子~^^

2 篇回應:王韋 發表日期:2004-08-31 14:08:30
確 定 她

只 播下善的種子


 

★回 留 言 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