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替地主造林,獎勵金及將來長成的林木都歸地主所有,為什麼還要付租金?
A: 造林獎勵金核發額度為每公頃第一年十萬ˋ第二──五年每年三萬,第六∼二十年每年二萬。金額不高,很難說服有利益期望的土地所有人放棄原有產業之經營。而願意主動造林或不須支付租金的地主,也不須要我們的介入了。持槍對峙的雙方,要誰先放下武器?環境的議題下,誰願先放下利益?

Q: 土地並非買斷,萬一租約期滿地主另作它途,一切努力豈非前功盡棄?
A: 一、 合約上,期滿後阿寶有優先承租權。
二、 改變這塊土地的用途雖是主要目的,但也希望藉這實際的行動來影響參與的人。2.5公頃的造林地,不論成敗,對比於台灣的環境問題,其正、負面影響都微不足道,但只要有人行動,影響力就已發揮。改變環境要從人的觀念澈底改變起,我們著眼於人的改變,遠大於這塊土地的象徵性成敗。果如我們所願這片地能永久是一塊優森美林最好,否則只要會員在參與的過程中,都能對環境的問題有更深的思考,更知道如何身體力行的付出,這片土地的經營就算成功。

Q: 現在農業不景氣,不少地願意給人免費種植,為什麼要拿須付租金的地?
A: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用租金的地都是地主希望保留原來的產業不願荒廢(希望留給子孫),也不會同意造林(那是數十年才看得到的財富)而果園阿寶已經做夠了!極少有人完全不計利益。若真有,我們也最好不加介入,任其自然荒棄,或直接造林,不必動用會員投資,省卻經營與干擾。(萬一有這樣的「好康」,歡迎相報,阿寶願意召集種樹尖兵。)

Q: 地點在水庫範圍,開發使用會不會招致非議?
A: 一、 原有土地本來就在開發使用,而且是除草劑、化肥兼用的管理方式。柑橘情況不佳,管理者原擬明年改種枇杷…
二、 我們規劃使用的方式,將以對環境的污染與干擾最低的限度設計(保括生活廢水自行處理,絕不逕排水庫),營地只開放給會員使用,且將要求會員嚴格遵守生活公約。相信對當地的衝擊會比原先做為果園要小。

Q: 成立基金會來做這樣的事,是否較具公信力?也容易獲得機關或財團贊助
A: 一、 想到組織運作,阿寶的頭就粉大。一搞組織就平白多出許多人事作業和行事規章。這件個案只是嚐試的開頭,宜於輕裝迅捷、直搗黃龍。阿寶不想還沒做到事就被規章條文整垮!(蠢蠢欲動的朋友們小心了,將來阿寶可能無法向您提供鉅細靡遺的財務報表、精準的行事曆、冠冕堂皇的成果報告,或歌功頌德的形式虛文。)一則待經驗累積、模式確定;二則依形勢而為;倘若將來得到的迴響夠大,也有可靠的人力資源,更有類似的機會持續上門,再做進一步籌備。
二、 這個運作模式希望建立在不向政府或財團求援的原則上,一切以大眾自發的力量來成就,有多少人的願力與行動,成就多少事,以免架空理想浪費社會資源。待實際運作能力足夠,再考慮接受這些助緣不遲。
三、 至於公信力,由於並不對外營利(會員私下引介的親友由會員自行約束),我們要求會員在加入前詳盡瞭解我們的目標、理念和規則,自覺認同並充份信賴,才繳費加入。一旦加入,就視同「家族成員」,對外界沒有負責的必要。會員若覺實際經營方式與規劃理想不符,也可中途退費。
四、 阿寶並不想開宗立派、招攬天下事,但願試出一、二成功的範例,也許就會引起效法,將來可能任何小角落的三、五好友都能在自家附近 管護一塊優森美地,所以不向政府或財團要錢是很重要的開始。我們的環境問題是普偏化的。每個角落每個人都有一些安靜的行動,要比一個龐大組織鑼鼓喧天地舉事來得踏實有用,這就是〈易經〉乾卦中的「群龍無首.吉」阿寶衷心期望,不要做那有悔的亢龍。

看吧!還沒開始呢,問題就不少!不過沒關係,有其它疑慮的儘管放馬過來,最好有人可以說服阿寶打退堂鼓。免得未來的日子更加勞碌。何況這些問題就是省思與學習的開始。只是在會員專屬網站成立前,請先將問題留待6/19〈現場說明會〉。

  4鯉魚潭戶外生活學習營規劃